歌手曲婉婷之母:拒不认罪,坚决不退还赃款,好一个“英雄”母亲!
启信宝|2017-07-12
分享:

(一)


2016年7月19日上午,北方强降雨。


她被司法警察押上法庭,接受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


在此之前,她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发改委副主任,一名女强人;而此时,她被指控涉嫌贪污、受贿、滥用职权罪三项罪名,涉案金额高达3.5亿元。


法庭之外,有人感到震惊,有人却舒了一口气。


然而,对于这些指控,她拒不认罪。


聚集在镁光灯下的是她的另一个身份:歌手曲婉婷的母亲。上周,曲婉婷发布微博,为母亲伸张,再次掀起波澜。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副省级城市的发改委副主任,一个正处级干部,却涉嫌贪腐好几个亿。这显然又是一起“小官巨贪”事件了,不禁让人想到《人民的名义》里的赵德汉。



然而,连小宝都觉得吃惊的是,其实她与《人民的名义》里“美女蛇老板”——山水集团董事长高小琴惊人的吻合!


在剧里,高小琴和丁义珍官商勾结,花几千万收购了大风厂,将价值十个亿的地皮收入囊中,导致上千名大风厂职工失业,是个极有手腕的角色。


图片来源:《人民的名义》剧照


曲母涉及的也是国企改制、卖地的问题,只是将场景切换到了东北,套路一样一样。


然而现实不像电视剧那么追求叙事的节奏和技巧,每一个破坏法律的行为,都会有人切切实实地遭受伤害。


(二)


2008年,改制后的哈尔滨市原种繁殖场依旧经营不善。不过它占有的154万平方米用地非常诱人,光是“土地使用权”就值23亿。


数据来源:启信宝


于是市政府把这块地变成商品用地,2009年开始出售。在时任哈尔滨市道里区政府副区长的曲母的操纵下,原种繁殖场硬是被评估成了负资产,欠债2000多万。


随后曲母偏偏将它以6160万的价格打包卖给了一家叫“东江科技”的公司。据启信宝显示,这家公司的注册资本只有50万,法定代表人是魏奇。


数据来源:启信宝


资产转移完成后,东江科技左手倒右手,把土地使用权转让给了一家叫“先发置业”的房地产公司。



数据来源:启信宝


为什么说“左手倒右手”?


因为先发置业的实际控制人也是魏奇,而不是法定代表人王淑范。


根据启信宝,哈尔滨先发置业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为2000万人民币。而持有先发置业76%股份的大股东:黎华家居装饰购物中心有限责任公司,它的老板正是魏奇。


哈尔滨先发置业有限公司股权结构

数据来源:启信宝


另一个无法忽略的细节是,先发置业的副总经理张明喆是曲母的亲哥哥,张明喆的儿子张宇也在这家公司工作。(根据澎湃新闻)


之后,先发置业开始在这块地上盖楼,项目名叫“怡景·森林城”,还被选为了“新发镇小城镇示范区”。不过没过多久,资金链断裂,该项目占用耕地却拿不出拆迁款,彻底成为了烂尾楼。

“怡景·森林城”烂尾项目


而曲母却隐藏土地已经出让的事实,趁机向有关部门开价3.5亿,从魏奇手里又征回了土地。


曲母在征回土地文件上的签字


3.5亿轻松到手,2012年7月,先发置业的总经理王绍玉代表曲母,与魏奇签订《合作协议》,约定利益均分。


丧心病狂的是,这笔钱不是简单的贪款,而是“人血馒头”。


原种繁殖场被东江科技买了之后,再次进行改制,遣散了566名员工。一笔本应由东江科技发放的1100余万安置款被魏奇挪用。


这像不像《人民的名义》大风厂里职工的现状?

图片来源:《人民的名义》剧照


像,但是无法比较。现实比电视剧狰狞无数倍。


事发之后魏奇像丁义珍一样,逃到了美国。


而这些被遣散的职工,既没有按规定返聘,也没有拿到安置费,社保养老金也从此断缴,深陷入了贫困的牢笼。


零下30度的哈尔滨,自来水管都冻到破裂,他们却只能烧碎煤块取暖。


一家几口,窝在没有暖气的房间,既没有现实,也没有未来。


更有甚者,因为患病却没有医疗保险,最后选择了上吊自杀。在生与死的一念之间,他可能也曾捶胸顿足、无能为力,痛恨过这个世界。


可气的是,相对于3.5亿的巨款,1100万的数目并不多。轻而易举地抽走这笔钱,这是要榨干工人的最后一滴血,唯有“毫无人性”四字形容。


(三)


在举行“怡景·森林城”项目奠基仪式当天,现场也是倾盆大雨,猝不及防,将工作人员淋成落汤鸡。


也许这些贪腐份子的下场,早有暗示。


2014年夏天,职工代表张国联合其他职工,向进驻黑龙江的巡视组递交材料,举报了曲母。


2014年10月,曲母落马,被免职。

当她被押上法庭,被建议死刑的时候,他们舒了口气。


但是更严肃的问题来了。


在东北,国企改制不是罕见的事。脱离了“共和国长子”光环的东北,日渐经济疲软。为了解决历史负担,国企纷纷开始改制,走私有化路线。


大批企业被卖给私人,这些人通过吞并国企而积累财富。而最有资格分到这些企业的,不说你也应该能够猜到。



还有一个事实是:国企改制范围不包括土地。


而曲母转让了原种繁殖场的土地使用权,在改制中作弊。


那么在国企改制的进程中,还有多少个这样暗箱操作的事情发生?类似曲母这样钻空子的官员和企业家还有多少?下岗但没安置到位的普通职工又有多少?


(四)


本是一起再平常不过的“打虎记”,但因为腐败案主角的女儿是明星,整个案件变得没那么平常。


小宝暂且不论曲婉婷与曲母的赃款是否有干系,但是在案发后,曲婉婷的一句话着实让人心寒。


当接受英属哥伦比亚大学采访,提及“谁是你的童年英雄”时,曲婉婷告诉记者:


“是我的母亲。她是一个勤奋的人,她给了我能得到的最好的生活。不管她是如何得到。”


不管她是如何得到。”


为人子女,视父母为英雄无可厚非。


但是曲小姐你也应该知道,你母亲获得的“好生活”,其背后,是大批工人的下岗,是他们拿不回的血汗钱,是破碎的家庭,是自己小孩上学的学费。


现在的情况是,时隔一年,案件仍未审判。曲母依旧拒不认罪,一心求死。


至今八年,数百名下岗职工依旧没拿到巨额安置费。至于数额巨大的贪污款,谁也不知道具体的去向。



文中提到的相关企业

存续
348.6万人民币元
1990-11-06
存续(在营、开业、在册)
50万元人民币
2007-09-04
存续(在营、开业、在册)
2000万元人民币
2011-07-15

微信

APP

反馈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