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家供应商向乐视讨债 播哀乐被数十保安围住

  • 启信宝
  • |
  • 2017-04-19
分享到:

来源:法治周末


四月十二日,讨薪供应商在乐视大厦前厅催款。


由于2017年整个互联网品牌发展不景气,加之乐视自身状况劣于整个行业的平均状况,如资金链问题、生态链问题、内部管理问题等,多层因素叠加,导致乐视目前的危机比去年更加严重,“或许乐视都不能熬过2017年”

这是北京明媚的四月天,可也许是乐视冷酷的寒冬。


在北京市朝阳区姚家园路105号院的乐视大厦门口,讨薪者张铁福(化名)右手用力下垂紧贴身体右侧,弓着腰,左手拨通了中纪委的电话:“我要举报,乐视保安打人了。”


4月12日下午5点30分,在乐视大厦前厅,保安双手交叉置后,横排成行,阻挡讨薪供应商涌入。半小时前,因一位讨薪者播放哀乐,数十位乐视保安冲过去将他拧到门口,在场20余位讨薪者围过来,双方缠作一团,场面失控。张铁福在这场冲突中,腹部被保安踢了一脚,右手受伤。


这个毕业不到两年的年轻人,被老板叮嘱“无论如何要拿回余款100万元”,还未见到乐视任何一位负责人,就无辜躺枪。


被保安、员工和讨薪者围住的南京供应商陈珺(化名)哭了起来,“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法治周末记者在现场看到,此次催款的供应商共36家,均为全国各地负责乐视活动推广的广告公司及少量装饰公司。记者获取的一份《乐视移动区域23家供应商集体催款函》显示,截至4月10日,乐视未结款为4956万元。加上另外13家供应商欠款,乐视此次应付款约为7200万元。


这场旨在给乐视移动施压的“静坐”活动,从4月10日开始,直至12日下午发生冲突,乐视方面尚未有负责人露面。


“这已经是我们第5次来北京催款,每次乐视均有付款承诺,每次都未全额或零兑现。”供应商杭东(化名)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法治周末记者分别于4月14日、4月17日联系到乐视公关部相关负责人询问此事,均未获得对方回复。


“为什么融了168亿元,乐视却还付不起几千万元的活动费用?”产经观察家刘步尘心里打鼓。


或许,这是乐视168亿元融资的尴尬后遗症。数位业内人士对法治周末记者分析,在这起投资中,乐视移动并未拿到融创中国孙宏斌的钱,但“融创向乐视移动派驻一名监事”的公告,却让公众相信双方或留下了一份“抽屉协议”。


共计约7200万元余款未追回


30岁出头的杭东开了一家广告公司,从2015年开始承接乐视移动的活动推广业务,并与其签下年度合作协议书。


自去年乐视被曝光财务危机后,他和同行向乐视在全国的各分区催款。2016年年底,经过近4次洽谈,杭东收到100万余元,还剩300万元余款。


2016年12月15日,杭东和同行“抱团”前往北京乐视总部催款,获得一份乐视移动开具的付款计划书。2017年1月15日,他们第二次抵达北京,于春节前拿到20%未结款;次月15日,乐视未按付款计划书执行,他们第三次来北京,收到款项总额5%及下月口头承诺15%份额;3月23日,乐视再次违约,他们第四次到北京,拿到未结款的5%。


“现在很多分区都已撤了,乐视总部是我们唯一的希望。”4月13日,在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公园桥下,法治周末记者见到了杭东。这已经是他第五次来北京了,这一次他决定和乐视打一场持久战,“每次均因承诺未兑现而来,付款计划书已成废纸,每次谈判的结果都是只付未结款的5%,这次一定要拿到全部余款,否则公司快运营不下去了。”


和杭东一样,决意和乐视“死磕到底”的还有分别来自浙江杭州、四川成都、安徽合肥、湖南长沙、广东深圳、江苏南京、湖北武汉的乐视供应商,共36家,催款合计约7200万元。


“这些供应商里,还有未收到过一分钱的,成都还有6家供应商甚至都没有和乐视签过任何合同。”杭东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诉讼路漫长无望


在杭东看来,这7200万元或许只是其他供应商的零头。


“上次我遇见一个讨薪300万美元的,旁边还有一个200万美元的,听他们说还认识一家软件供应商在催款1亿美元。”杭东掸去手上的烟头,看着远处,说道,“即使数额再少,也是我们公司能否继续运营的最后一根稻草。”


杭东和同行们考虑过对乐视提起诉讼,但因缺乏部分书面协议或举证不足而作罢。最后,36家供应商推荐“手续齐全”的陈珺走上诉讼之路。


“这条路漫长无望,乐视的官司多得过分。”陈珺对法治周末记者说道,但她仍希望通过诉讼追回249万元欠款。


法治周末记者通过“启信宝”统计发现,与乐视有关的“合同纠纷”案件共78例,其中4例已执行,7例已判决,67例待开庭。


“乐视已判未执行的欠款总额有两亿余元,7家加67家的欠款总额应该也有几十亿元了。”业内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小额供应商逐一提起诉讼拿回欠款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理论上也可以由36家供应商向乐视发起集体诉讼,关键问题在于,如果乐视没钱,只能走破产,而其名下并无资产,受害者依然是供应商。”上述律师说道。


杭东对法治周末记者称,乐视已于4月14日答应支付10%未结款,但截至4月17日下午5点,仍然有17家供应商未拿到款,且已有两家供应商在收到乐视10%的付款后撤诉。


据法治周末记者了解,不少供应商由债转股,希望借此盘活乐视后再收益,以弥补亏损。


例如,汕尾信利电子率先从“债主”变身“金主”,成为乐视致新第五大股东,持股占比2.3438%;仁宝电脑也“债转股”成股东,对价7亿元人民币,占股2.15%。


“当乐视没有办法支撑现金流的时候,债主们只能希望将其盘活,否则债权人的利益将付之东流,债转股是讨薪者们无奈之下的一条自救之路。”产经观察家洪仕斌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但这次讨薪的36家供应商并没有充足的资本走上这条自救之路。


“本来就是小本经营,但乐视几个月之内所有欠款都会逾期,欠款额成倍增加,直接导致我们的资金链断裂,还怎么债转股?”陈珺对法治周末记者哭诉道。


乐视资金链危机比去年更严重


作为乐视的供应商,他们处于整个生态链条的底层,随着乐视的整体波动而波动,一旦乐视欠薪,于他们而言或是生死难关。


2017年以来,乐视网及乐视致新等相关主体引入融创中国等投资者超过168亿元战略投资。但外援进入,并没有缓解乐视的窘境。


根据4月10日乐视网公告,2017年第一季度,乐视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同比变动-10%至15%。


同一天,乐视宣布20亿美元收购Vizio计划告吹;同时出现换帅,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临危受命,出任乐视移动CEO(代),原乐视移动总裁冯幸调往乐视运营商公司任董事长。


4天后,被乐视视为重磅砝码的“电商节”也未能提振乐视业绩涨幅。法治周末记者统计发现,2017年,乐视会员总销售额同比下跌14.4亿元,乐视超级电视总销量同比减少16.3万台,超级手机总销量同比减少13.5万部。


这些迹象,在刘步尘看来,意味着乐视危机继续恶化。对于冯幸调岗之举,刘步尘认为只是表象,“冯幸一定会离开乐视,目前只是作为缓兵之计换了岗位”。


“为什么一百多个亿的资金投进来了,几千万元的营销推广费用付不起呢?为什么乐视的高管会看不到希望而频频走人?”刘步尘认为,“还是缺钱。”


他对法治周末记者分析,由于2017年整个互联网品牌发展不景气,加之乐视自身状况劣于整个行业的平均状况,如资金链问题、生态链问题、内部管理问题等,多层因素叠加,导致乐视目前的危机比去年更加严重,“或许乐视都不能熬过2017年”。


“虽然贾跃亭说引入168亿元资金,但这笔资金的具体用途是什么?花在哪儿了?给乐视带来了什么改变?我们到现在都没看到。”刘步尘说道。


对于他的问题,杭东和陈珺也迷茫地摇了摇头。在乐视大厦熬了一周后,盘缠耗尽,是走还是留,如今他们已经没有了答案。




分享到:
我要出现在这里

热门文章

成都黄金五年蓝图已成,小米 京东 吉利 阿尔斯通等磨刀已久
同人作品国内第一案开庭,金庸起诉江南侵权索赔500万
掌趣科技年报曝“并购后遗症” “外延式增长”陷入瓶颈
扫码关注公众微信平台
扫码下载APP应用
8000万+企业
千万家企业信息,随时搜索查询
毫秒搜索
精确搜索无需等待,节约时间
多维信息
工商、关联、失信,多类信息齐全
名片扫描
极致体验搜索公司详情

微信

APP

反馈

投诉

置顶

董监高报告-基础版限时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