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脑神药“莎普爱思”引纠纷 背后资本戏不断
启信宝|2017-12-07
分享:
关键字:莎普爱思

近日,一篇来源于自媒体科普平台丁香医生的文章《一年卖出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将莎普爱思推向了风口浪尖。

文章引用多位眼科医生的说法和权威文献资料,力证“莎普爱思滴眼液”并不能预防和治疗白内障;同时指出企业使用洗脑式广告营销,让老年人信赖滴眼药水就能好,使其延误治疗、有失明风险。


根据了解,莎普爱思滴眼液在上市之初尝试过在各大医院推广,医生们普遍对这种药不感兴趣,认为其作用甚微。在医院推广碰壁后,莎普爱思开始将目标投向全国中老年人,从直接市场入手,加大广告宣传。



庞大的老年群体和白内障高发病率,为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提供了广阔的市场空间。


从2012 到2016年,仅用四年时间莎普爱思就从5亿飞跃到10亿营收,在眼药水细分领域创下业界神话,而其中莎普爱思滴眼液的销售额就高达 7.5 亿,占比77.03%。


2017年前三季度莎普爱思营收7亿多,倘若本次负面事件没有发生,预计莎普爱思今年营收将超过去年。


 而且,为了推动拳头产品“滴眼液”的销量,莎普爱思可谓“不惜血本”,根据该公司披露的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7年9月,莎普爱思广告费用投入共计高达9.3亿元,且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都在25%以上,远高于同行的平均水平(10%至20%)。


莎普爱思虽在公告中称,其广告费用投入相对合理,是由于产品结构单一,为了加大宣传而造成的。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每年投入研发的费用仅仅在千万级别,在同行中仅仅处于中等水平,且占营收比重还有下降趋势。

就在昨天,事情经过各方申讨曝光之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晚间发布通知称,督促企业尽快启动临床有效性试验,并于三年内将评价结果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


莎普爱思的前身,是“国营浙江平湖制药厂”,转制成“浙江平湖制药厂(股份合作)”,再到“浙江莎普爱思制药有限公司”,最终于 2008年12月15日整体变更为“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并于2014年7月2日成功在上海证券交易所A股主板上市。


除了此次事件之外,莎普爱思在市场上也一直动作不断。

启信宝查询可知,莎普爱思现阶段的大股东主要为:陈德康、王全平、景兴实业。


根据年报显示,二股东股东王泉平2015年持股占比28.37%,但自16年以来一直在减持,王泉平持有股份由28.37%变为10.16%,套现了数亿元。


同样减持的也包含第三大股东上海景兴。曾公布的减持不超300万股公司股份计划,但因二级市场价格及窗口期限制的原因,在减持计划期间内未能实施减持。


除了股东减持,10月17日,莎普爱思发公告称,董事会近日收到独立董事潘煜双女士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潘煜双女士因个人原因提请辞去本公司独立董事职务。而启信宝查询,官方信息暂时还未变更潘煜双的董事之职位。

大股东减持,独立董事辞职,其中关系难以料及,请各位自行脑补。

 

对于一家医药公司来说,其产品不应该只是赚钱的工具,更多的时候是消费者治病的关键,做好研发,不断开发出疗效好的药品才为良性的立足之根本。而如果将营销推置于研发之上的话,对一家医药公司来说,或许就已经本末倒置了。


而药企这样的超级暴利好日子,肯定也坚持不了多久,因为好的药品关键还是要看疗效和长期口碑,而不是狂砸广告费。


巴菲特曾经说:“要建立良好的声誉,需要二十年,但要毁掉良好的声誉,只需要五分钟。”这句话在当下尤为贴切。这也提醒所有的企业,企业本该保护消费者权益在当下尤甚,因为这个时代让心存侥幸的空间变得越来越小。



文中提到的相关企业

存续
24814.807600万元人民币
2000-07-17

微信

APP

反馈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