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原董事长再度入狱
启信宝|2019-11-06
分享:

【转自直面传媒  原文链接


出狱11年后,伊利集团前董事长郑俊怀再度身陷囹圄。


11月4日,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告,伊利集团前董事长、黑龙江红星集团现任董事长郑俊怀已被收监,执行未执行完毕的刑罚。


公告称,2019年1月21日,包头市人民检察院向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郑俊怀的两次减刑裁定提出纠正意见。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经重新审理,于2019年11月1日依法撤销对郑俊怀的两次减刑裁定,这次入狱,不出意外,郑俊怀要到2022年初才能重获自由。


两次争议不断的减刑裁定


在中国乳业江湖,郑俊怀有“乳业教父”之称。


过往40多年,大部分的时间,他都和在乳业摸爬滚打。1993年至2004年12月入狱前,他一直担任伊利集团董事长。


1996年,伊利上市,郑俊怀功不可没。


2004年6月,郑俊怀被举报“侵吞国有资产”,原因是他与当时伊利的一些高管成立公司,采取灰色手段,收购一些国有企业所持的伊利法人股。


据法院刑事判决书显示,郑俊怀等人先后收购伊利公司社会法人股420多万股。


彼时,郑俊怀在法庭上辩解称:“所为一切均是为了解决管理层持股的来源问题,至今不明白我的行为已经犯法。”


2005年12月30日,郑俊怀因犯挪用公款罪被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判决生效后,郑俊怀于2006年5月22日被交付执行,在内蒙古自治区萨拉齐监狱服刑。


2008年1月、9月,包头市中院先后两次对郑俊怀做出减刑裁定,依据是萨拉齐监狱报请的郑俊怀多次记功、2007年度监狱改造积极分子、确有悔改表现,以及与他人共同研发了实用新型专利的重大立功表现。郑俊怀总共被减去两年三个月十三天的刑期,减刑后刑期至2008年9月4日止。


郑俊怀出狱前后,“三聚氰胺事件”爆发,包括伊利蒙牛、光明、圣元及雅士利在内的多个厂家奶粉都检出三聚氰胺,国人掀起去香港买奶粉的热潮。


出狱后,郑俊怀接受老部下秦和平的邀请,加盟黑龙江红星集团食品有限公司,一步步掌握公司的财务、销售大权,2011年3月,郑俊怀被任命为红星集团公司经营管理总负责人,全权负责集团经营班子的组建和集团整体经营事宜,2015年1月,郑俊怀出任公司董事长。


出狱后,郑俊怀纷争不断,多次出入法院。一方面,他将老东家伊利集团告上法庭,要求对方支付数百万的税后工资、董事津贴,以及补缴养老保险等。此外,他还状告呼和浩特市政府所属的国有投资公司,希望拿回一笔当年违规所得的有价证劵。另一方面,郑俊怀与老部下反目成仇,2013年底,秦和平以隆瑞食品的名义起诉黑龙江红星和郑俊怀,诉其侵害股东对公司的知情权。




他此前的减刑,像是一枚定时炸弹,也让他不得安生。2019年初,这枚“炸弹”爆炸了。


2019年2月12日,包头市检察院向萨拉齐监狱发出检察建议,认为萨拉齐监狱工作人员为达到使郑俊怀尽快减刑的目的,捏造虚假事实、编造郑俊怀提出“合理化建议”的虚假材料给予其两次特别记功奖励;2007年国庆期间,以郑俊怀参加球队比赛表现突出的虚假情况为由,给予其一次特别记功奖励;以虚增日常考核计分的方式使郑俊怀获得两次记功;违反改造积极分子评审规定,将郑俊怀评为2007年度监狱改造积极分子;萨拉齐监狱在不了解郑俊怀是否真实参与专利研发和未对该专利研发过程实际履行审批、监管职责的情况下,编造虚假材料证明郑俊怀在服刑期间与他人共同研发了实用新型专利,致使郑俊怀被认定具有重大立功表现。


2019年5月23日,根据检察机关建议,萨拉齐监狱撤销了对郑俊怀的五次记功奖励、一次监狱改造积极分子奖励以及一次重大立功奖励。


这或许与伊利集团的举报有关。2018年4月,伊利集团在官网发文,称“对郑俊怀涉嫌犯罪的揭露”,其中一条是对其减刑的质疑,“郑俊怀为大专学历,中文专业,从未学习过机械等理工知识,其何以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在监狱的环境条件下发明出节水设备并获国家专利发明?”


事实上,郑俊怀的减刑过程一直争议不断。2010年,《中国企业家》杂志在一篇封面文章中披露,“据说,郑出狱后,他的减刑经过还遭到调查。”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看来,无论‘敌人’是否存在,郑的能量都还不能小觑。”


郑俊怀与伊利蒙牛的恩怨史


一年前,伊利集团使命举报了它的老董事长。


2018年10月24日,伊利通过官网、官方微信、官方微博等发布了实名举报公开信——《常年屡遭破坏伊利苦不堪言 被迫公开实名举报信 恳请彻查郑俊怀及其保护伞》(下称“《实名举报信》”),实名举报公司前任董事长郑俊怀。


在举报材料中,伊利列举了郑俊怀的多个犯罪事实:动用最高检某原副检察长等人施压,长期造谣迫害伊利;原国家级领导、多位省部级、厅局级领导充当郑俊怀保护伞,人为抹掉2.4亿犯罪事实,运作假减刑等。


伊利发布举报信当天午后,伊利股份(600887)直线跳水,暴跌逾7%,市值蒸发80多亿元。


曾经,郑俊怀与他的两个得意门生——蒙牛创始人牛根生和伊利现任董事长潘刚,交情甚笃,如今,师徒已成陌路人。


据媒体报道,牛根生和郑俊怀是同时期到伊利工作的。上世纪90年代初,郑俊怀一度提拔牛根生为其第8任副手,1998年底,因为牛根生负责的冷饮业务经营遇到困难,郑俊怀借机逼走牛根生。后来,郑俊怀还动用司法机关查办牛根生,但未能如愿,但此说法未经多方证实。


1999年,牛根生另起炉灶,建立蒙牛乳业,成为伊利的最强劲对手,并于2004年在香港上市(股票代码:HK2319),2014年成为入选恒生指数成分股的中国乳业第一股。自2006-2009年,牛根生陆续辞去蒙牛集团总裁、董事长,从企业家转为慈善家。


据前述《中国企业家》杂志报道,“2005年初,郑俊怀身陷包头看守所,其分别在日本和法国上学的一子一女经费无着,郑妻向牛根生求助,后者与四位蒙牛高管为之筹款30万元,其中牛根生10万(一说8万)。”


郑俊怀与潘刚的故事,则复杂得多。


1992年,22岁的潘刚进入呼和浩特市回民奶食品厂,彼时,该厂厂长正是郑俊怀。科班出身的潘刚从一线质检员起步,颇受郑俊怀器重。


1999年,潘刚组建了伊利液态奶事业部,随即兼任了液态奶事业部的总经理,2002年,伊利液态奶业务实现24亿元收入。


也就是在2002年,32岁的潘刚出任伊利集团总裁、董事,是当年全国520家重点工业企业中最年轻的总裁。


不过,随着潘刚的高升,他与郑俊怀的矛盾不断激化。在《实名举报信》中,伊利集团称,“潘刚总裁带领着这样一个一心为伊利拼搏、屡创佳绩的团队,却莫名其妙遭遇了来自时任伊利董事长郑俊怀的打压。”


据《环球企业家》杂志此前报道,“知情者称二人的交恶内情源于2003年的奖金分歧。2003年,潘刚担任伊利液态奶事业部总经理,数月后升任伊利总裁。当时伊利管理层奖金与职务挂钩,郑要求依照任职的实际工作月份确定奖金,而潘希望全年依照总裁职务计算。”


郑俊怀入狱后,2005年,潘刚当选为伊利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当年伊利业务收入突破百亿。



启信宝显示,目前郑俊怀名下关联企业仅有一家,就是黑龙江红星集团食品有限公司,他担任法定代表人、股东、董事长兼总经理,独揽大权。


出狱后,郑俊怀与伊利缠斗不断。


2011年2月,73岁的张三林就通过《内蒙古商报》前社长李希晓等人,在网上公开发表万字举报信——《内幕惨不忍睹:伊利被这样掏空掏尽》。举报信刊发后,伊利股份当日跌停。


2018年3月,自媒体人刘成昆在公众号“天禄财经”上发表连载小说《出乌兰记》。此文引发外界诸多猜测。随后,“伊利股份董事长潘刚被带走协助调查”的消息在网络上发酵,当天,伊利股份市值蒸发60多亿元。


在《实名举报信》中,伊利集团称,这两件事背后的关键人物都是郑俊怀。


如今,随着郑俊怀再度入狱,他与伊利的恩仇也终于告一段落。


6年前,郑俊怀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有生之年,想再做些事。待下一次出狱时,郑俊怀已是70多岁的老人。“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文中提到的相关企业

存续(在营、开业、在册)
607812.7608 万人民币
1993-06-04
存续(在营、开业、在册)
150429.087 万人民币
1999-08-18
存续(在营、开业、在册)
52661.55 万人民币
2009-07-13

小程序

APP

微信

反馈

置顶

高效人脉拓展、深度行业分析、多维关联关系、企业风险排查

启信宝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