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集团瘦身再“弃”西藏5100
启信宝|2019-06-11
分享:

转载自  财联社


茅台集团在进入李保芳时代之后除了“反腐削藩”之外,还启动了铁腕瘦身战略,继年初宣布全面停止各子公司定制、贴牌和未经审批产品所涉及业务后,宣布退出其持股50%的西藏五一零零矿泉水有限公司(下称“西藏5100”)。


按照计划,茅台集团将在2019年底结束51家分(子)公司的清理整合工作。原则上,公司管理层次基本控制在三级以内,不再设立四级及以下分、子公司。有白酒业内人士指出,此举意在解决茅台酒一枝独秀,系列酒发展不均衡的问题。


在不久前的2018年度股东大会上李保芳曾表示,“茅台集团‘瘦身’意在集中精力做强做优主业,让好的更好、差的赶上、亏的退出,未来几年内,系列酒与茅台酒形成产量“对半开”的格局。”


西藏5100渠道“遇阻”


工商资料显示,西藏5100近日发生股权变动,茅台集团已退出,西藏冰川矿泉水有限公司成为独资股东;与此同时,公司名称已由“茅台集团西藏五一零零矿泉水有限公司”变更为现在的“西藏五一零零矿泉水有限公司”。


西藏5100成立于2015年7月,茅台集团在其成立当月即实际缴纳了5000万元出资额。随着茅台集团的退出,西藏5100注册资本由1亿元变更为5000万元;公司高管亦发生调整,法定代表人由原来自茅台的高守洪变更为刘昕,高管团队从8人减至2人,其中刘昕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李良红任监事。


西藏5100与昔日“垄断”高铁市场的的“西藏5100冰川矿泉水”渊源颇深,启信宝显示,西藏5100母公司西藏冰川矿泉水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姜晓虹,其同时担任公司董事;岳志强担任西藏冰川矿泉水的董事长,韩林攸任董事。



而在“西藏5100矿泉水”主体公司、香港上市公司西藏水资源的董事会名单中,同样有姜晓虹、岳志强和韩林攸的名字,姜为西藏水资源的非执行董事,岳、韩均为执行董事。2015年茅台集团参股之初,原本希望通过自身的渠道推广桶装水业务。


不过当年西藏5100冰川矿泉水最大的渠道方铁路系统,宣布终止与其合作,此后其业务拓展受到很大影响,业绩表现平平,股价去年曾跌去30%,而在此之前还曾被做空机构“冰山”盯上并针对其发布做空报告。


实际上退出西藏5100只是茅台集团“瘦身”计划的一部分,自2018年7月开始,新任董事长李保芳要求茅台集团下属各类公司及参股企业要严格遵循“依法依规、谁出资谁负责”的原则,按照“分级、分类、一企一策”的工作思路,周密细致地推进清理整合,确保2019年底前全部完成对51家分(子)公司的清理整合工作。原则上公司管理层次基本控制在三级以内,不再设立四级及以下分、子公司。


茅台集团对需要清理整顿的51户子公司表述来看,主要存在定位模糊,与集团业务关联度不高;管理层级多,存在监管盲区和漏洞;功能重叠,部分存在同质化竞争;盈利能力弱,经营情况较差;“僵尸公司”,无存在意义五类问题。


白酒营销专家杨承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目前来看,这些子公司对外打着茅台的招牌做了很多误导消费者的事情,既没有高销量,也没有形成品牌效应,造成企业资源浪费,对茅台主品牌的伤害极大,也扰乱了市场。”


此前作为茅台集团全资子公司保健酒业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白金酒公司就被茅台集团通报批评,因其用“茅台集团出品原浆酒”为噱头宣传推介,存在夸大宣传,内容误导公众的嫌疑。集团公司不再授权其使用集团和知识产权,生产业务由保健酒业公司接管。



2月19日晚间,茅台集团对外发布的消息称,从2019年2月18日起,集团全面停止包括茅台酒在内的各子公司定制、贴牌和未经审批产品所涉及业务,相关产品和包材在未经集团允许的情况下,就地封存,不再生产和销售。


对此一位白酒行业研究员表示,“贴牌是白酒企业寻求规模化增长而采取的策略之一,包括五粮液、泸州老窖等都做出过类似的操作。不过由于多数贴牌产品价格比较低廉,加上生产质量的不可控,长期留有隐患,有些贴牌产品也一度出现‘傍茅台’现象,与茅台的品牌形象不符。”


李保芳“铁腕”瘦身意在千亿目标



实际上长期以来,茅台集团都是“五级”管理模式,由于多方面的因素,导致茅台对子公司、乃至三、四、五级公司的管理薄弱。据启信宝信息显示,目前茅台集团对外投资了53家企业,控股123家企业。对于茅台集团清理子公司的最新进展,不过截止记者发稿尚未收到回应。


杨承平表示,“茅台集团子公司存在的问题大多是历史遗留的,背后关系错综复杂,清理过程肯定会遇到反弹和阻力。不过目前李保芳高度集权,加上茅台在市场上处于绝对的主导地位,在渠道管控等方面十分强势,对这次改革产生的影响不大。”


除了清理子公司外,茅台集团也在对品牌进行清理,此前茅台集团出台新《品牌管理办法》,对品牌进行整改、削减,要求每个子公司保留的品牌数量不超过10个,每个品牌的条码数不超过10个。


不过茅台集团并非一味的在做减法,近两年开始向系列酒产品倾斜,借此突破茅台酒“一酒独大”格局。在2018年度股东大会上,李保芳就表示,将集中打造一批40亿元、30亿元、20亿元、10亿元级大单品,形成更强大的茅台品牌集群。


自2015年开始,系列酒在茅台集团及上市公司贵州茅台中营收、毛利率和销量都在逐年提升。实际上在明确提出短期内不会对茅台酒提价后,要想业绩继续大幅增长,需要加大对系列酒的开发。


茅台集团一系列措施的背后均与其“千亿目标”相关,过去的2018年,茅台集团实现营业收入859亿元和净利润396亿元。茅台集团此前提出要在2019年冲击千亿目标,李保芳此前也曾公开表示,“所有子公司都要紧紧围绕‘千亿’目标,统筹安排任务,明确具体指标,严格计划管控,加强目标管理,强化考核督促,全力推动平衡发展、充分发展。”


文中提到的相关企业

存续(在营、开业、在册)
125619.78 万人民币
1999-11-20
存续(在营、开业、在册)
30000 万人民币
2013-05-16
存续(在营、开业、在册)
11800 万人民币
2005-10-31

小程序

APP

微信

反馈

置顶

高效人脉拓展、深度行业分析、多维关联关系、企业风险排查

启信宝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