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康得子公司被判“还钱”1.98亿
启信宝|2019-09-03
分享:

【转自财联社   原文链接


9月2日晚间,*ST康得(002450.SZ)公告称,其控股股东康得集团持有的公司2300万股权将在网上进行司法拍卖;与此同时,张家港行(002839.SZ)公告称,其起诉*ST康得及其子公司的案件一审胜诉,*ST康得子公司应归还借款本金1.98亿元及罚息和复利。


在*ST康得面临退市危机的情况下,还有多少金融机构、机构投资者深陷其中呢?对此,财联社记者进行了盘点。


股权被拍卖


8月30日,*ST康得收到北京市第一中院的通知,在执行华福证券与康得集团、钟玉公证债权一案中,依法对被执行人康得集团持有的*ST康得2300万股进行公开拍卖。


截至2019年8月30日,康得集团持有*ST康得8.5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4.05%,此次司法拍卖的股份合计2300万股,占康得集团目前所持*ST康得股票的2.7%。



启信宝显示,【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受益所有人钟玉持股比例为80%。


对此,*ST康得方面表示,本次司法拍卖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公司与康得集团为不同主体,在资产、业务、财务等方面保持独立,因此,康得集团所持有的部分公司股份被司法拍卖,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根据京东网络司法拍卖平台信息显示,这被拍卖的2300万股已查封,质押权人为华福证券,将于10月8日10时至2019年10月9日10时止(延时的除外)进行公开拍卖,起拍价为8096万元,保证金1600万元,增价幅度为32万元。


以此计算,这部分被拍卖股权的单价为3.52元/股,与*ST康得停牌前收盘价持平。


上海市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律师吴立骏认为:“此次司法拍卖*ST康得股权不一定流拍,因为最终是否退市并不确定。”


但鉴于*ST康得目前面临着严峻的退市风险,上述拍卖进展值得关注,截至记者发稿0人报名参加竞拍。


9月3日,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向财联社记者分析称:“如果此次拍卖最终流拍,之后可以二次拍卖,如果二次拍卖再流拍,法院可以裁定进入变卖程序。如果变卖程序中仍无人受让,债权人也不同意折价抵偿债权,那么关于股权部分的执行程序就结束了。”


子公司被判还钱


此外,张家港行近日收到苏州中院一审判决,*ST康得全资子公司康得新光电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张家港行归还借款本金1.98亿元,并支付张家港行相应的罚息及复利,*ST康得、钟玉对以上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资料显示,2017年2月28日,张家港行与康得新光电签订《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同日,张家港行依约向康得新光电公司发放贷款2亿元,到期日为2019年9月13日。合同履行期内,康得新光电公司归还了本金200万元,尚结欠剩余贷款本金1.98亿元。后因康得新光电公司、*ST康得发生财产被查封等诉讼案件,张家港行于2019年1月15日宣布该笔贷款提前到期,同日向法院申请诉前保全,随后向法院提起诉讼。


张家港行方面表示,一审法院虽然支持了公司的诉讼请求,但目前该判决尚处于上诉期内,且被告偿债能力存在不确定性,存在公司无法按期收回上述款项的风险。公司已对该笔贷款计提了相应贷款损失准备,预计该诉讼对公司利润不会产生重大影响。


那么张家港行是对此全额计提了坏账准备吗?后续会采取哪些措施保障自身权益?


9月3日,财联社记者致电张家港行,其工作人员表示今日董秘和证代均出差,其将在向有关部门核实具体情况后回复记者。但截至发稿,记者未收到回复。


王智斌表示:“胜诉一方可以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保全的款项,不排除康得新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的可能性。”


吴立骏认为:“张家港行后续最终或将提请法院对康得新方面破产重整。无论康得新是否退市,由于其债务众多,所以若进行破产重整其实也是对上市公司的保护。”


牵扯约30家金融机构


事实上,张家港行只是被卷入*ST康得债务的众多金融机构之一。


根据*ST康得董监高均“不保真”的2019年半年报显示,*ST康得截至目前尚未结案的被起诉类案件112起,合计涉案金额约73.07亿元,其中61起诉讼金额超1000万元,41起劳动争议纠纷涉诉金额合计1608.67万元。


财联社记者统计得知,上述61起诉讼金额超1000万元的案件,19起“未开庭”,33起“已开庭”,6起“一审判决”,浦发银行张家港支行的3起诉讼为“调解结案”。主要涉诉案由包括“公司债券交易纠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和“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纠纷”。


其中,28起为金融贷款纠纷,除张家港行总行外,涉及的银行包括中国进出口银行、工农交建、招行、邮储银行、上海银行浦发银行广发银行宁波银行、苏州银行和南洋商业银行等在江苏、苏州或张家港的13家分行,还有1家信托公司(中航信托)。


此外,恒丰银行起诉*ST康得“合同、无因管理、不当得利纠纷”,青岛农商行、中山农商行、大同农商行因“公司债券交易纠纷”起诉*ST康得


以此计算,目前起诉*ST康得(包括一审、已结案)的银行共计18家。


记者注意到,以“公司债券/证券交易或回购纠纷”起诉*ST康得的共11家金融机构,包括3家券商(华福证券、太平洋证券、中银国际证券)、3家券商资管公司(银河金汇证券资管公司、中泰证券资管公司、广发证券资管公司)、2家基金公司(新华基金、国泰基金管理公司),还有1家商业保理公司(TCL商业保理公司)、1家保险公司(中信保诚人寿保险)和1家财务公司(潞安集团财务有限公司)。


这也意味着,与*ST康得存在债务等纠纷的金融机构多达30家。


牵扯多家机构投资者


除了上述诉讼纠纷外,财联社记者注意到,*ST康得还将遭到众多股民的诉讼索赔。


吴立骏目前还同时是上海东方剑桥律所主办*ST康得索赔律师团队负责人,其表示:“15名股东联合起诉康得新‘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的案件将于9月26日在南京中院进行全国首次开庭,主要诉求是要求康得新赔偿股东法定损失的全部金额。”


“目前已有接近200位康得新投资人提供了完整的诉讼材料,参加诉讼的人数还在攀升中。我们将在证监会处罚落地之后,第一时间提起民事索赔诉讼。”王智斌表示,“目前我这边还有一家私募机构也要参加对康得新的诉讼。”


Wind数据显示,*ST康得机构投资者从2018年年报的99家降为2019年中报的11家。


2019年半年报显示,除去5家一般法人机构外,*ST康得股东中有2只信托计划——“陕国投•鑫鑫向荣90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持有5383.48万股,“陕国投•鑫鑫向荣71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持3598.78万股;2家基金公司——华富基金和天弘基金,分别持股3981.24万股和3813.3万股;还有“国家队”——证金公司持有8792.12万股,为*ST康得第三大股东;1只基金——诺德深证300指数分级证券投资基金。


【图文转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文中提到的相关企业

存续(在营、开业、在册)
150000 万人民币
1988-12-20
存续(在营、开业、在册)
1092809.9 万人民币
1996-01-30
存续(在营、开业、在册)
1865347.1415 万人民币
1992-10-19
在营(开业)企业
1968719.6272 万人民币
1988-07-08
存续
506973.2305 万人民币
1997-04-10

小程序

APP

微信

反馈

置顶

高效人脉拓展、深度行业分析、多维关联关系、企业风险排查

启信宝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