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南京卓顺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南京泰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郭大才、江苏广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李剑军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更新时间:2020-01-24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文书首部
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雨板民初字第305号
当事人信息
原告南京卓顺贸易有限公司,住所地在南京市雨花台区。
法定代表人丁凤福,南京卓顺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卢丹,上海市锦天诚(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丁宗福,男,1971年11月13日生,汉族。
被告江苏广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在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
法定代表人田维衡,江苏广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蔡金斌,江苏鼎盛湖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李剑军,男,1956年10月15日生,汉族。
被告郭大才,男,1964年7月16日生,汉族。
被告南京泰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在南京市雨花台区。
法定代表人吉荣新,南京泰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姚希崇,江苏海越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南京卓顺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卓顺公司)诉被告江苏广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通公司)、李剑军、郭大才、南京泰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通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胡正义担任审判长,与人民陪审员贾安居、人民陪审员蒋根霞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0月3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卓顺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卢丹、丁宗福,被告广通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蔡金斌,被告泰通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姚希崇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李剑军、郭大才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卓顺公司诉称,2010年5月6日,江苏广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南京第一分公司(以下简称广通南京第一分公司)与被告泰通公司签订了合同,约定广通南京第一分公司承建被告泰通公司位于雨花经济开发区大江路的01#、02#厂房工程。2010年6月12日,被告李剑军作为上述工程的实际施工人以被告广通公司板桥项目部的名义与原告签订脚手架施工合同,约定将涉案工程的脚手架工程分包给原告施工,并约定被告李剑军承担连带责任。合同签订后,原告提供了建筑物资及脚手架搭拆,工程完工后根据合同结算该工程款及逾期工程款共计64.27万元,广通南京第一分公司目前仅支付26.7万元,余额37.57万元均以各种理由拒绝支付。原告后得知广通南京第一分公司是被告郭大才等人非法设立的,现已撤销,郭大才作为行为人应当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一支付原告工程欠款375700元、违约金75140元;2、被告二、三对被告一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3、被告四在欠付被告一工程款范围内对被告一的上述第1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4、本案诉讼费由两被告承担。
被告广通公司辩称,本案所涉工程并非广通公司承建,被告有证据能证明该工程是非法设立的广通南京第一分公司承建,因为该分公司是郭大才伙同陆正阳伪造广通公司印章、法定代表人签字提交虚假材料骗取江宁区工商局设立的,该分公司已被江宁区工商局撤销,故该分公司的行为,依法自始无效,该分公司非法承包的本案的工程所产生的法律行为对广通公司是没有法律约束力的,不应由广通公司承担。同时郭大才在江宁区工商局撤销该分公司时书面承诺该分公司非法成立期间产生的一切民事责任均由其个人承担,同时在相关的法院判决中,均判决广通公司对广通南京第一分公司所产生的债务均不承担责任。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要求广通公司承担责任的诉讼请求。
被告泰通公司辩称,第一,答辩人与广通公司间有施工合同关系,广通公司把脚手架安排给原告答辩人并不知情,建筑工程司法解释所说的发包人在未付工程款范围内承担责任,但本案原告与广通公司间是钢管租赁关系,不符合该司法解释。司法解释规定的是承包人与施工人要形成违法分包关系,从本案来看,原告只是向施工人提供钢管脚手架,他们间不属于施工分包的性质,因此泰通公司不应成为本案的被告。第二,泰通公司与广通公司间的工程款早已结清,该项目至今已有四、五年了,泰通公司不存在未付工程款,因此泰通公司不应承担责任。
被告李剑军未答辩。
被告郭大才未答辩。
经审理查明,2010年5月6日,广通南京第一分公司与被告泰通公司签订《合同》,约定广通南京第一分公司承建泰通公司位于南京市雨花经济开发区大江路的01#、02#厂房工程。工程内容包括土建项目、电气安装项目、给排水及消防项目,开工日期为2010年5月6日,竣工日期为2010年11月5日。在落款处,被告郭大才签字并加盖了广通南京第一分公司公章。2010年6月12日,被告李剑军以广通公司南京分公司板桥项目部的名义与原告卓顺公司签订《脚手架施工合同》一份,约定被告李剑军将泰通公司雨花经济开发区生产基地01#、02#厂房的脚手架工程分包给原告施工,并约定被告李剑军承担连带责任。该合同第七条约定了此工程按建筑面积计算费用,室内外用钢管按建筑面积32元/平方米计算,共计9767.93平方米。该合同第九条约定了如广通南京第一分公司不能按时付款,自愿承担合同总款项的20%违约金。
2010年7月2日,卓顺公司向李剑军出具工程签证单,证明钢管、扣件用材料于2010年7月2日进场适用。2010年10月19日,卓顺公司向李剑军出具工程签证单,证明02栋厂房室内支模用钢管、扣件于2010年10月14日拆除完毕。2010年12月29日,卓顺公司向李剑军出具证明,证明01栋厂房室内支模用钢管、扣件于2010年12月29日全部拆除完毕。2011年3月5日,卓顺公司向李剑军出具工程签证单,证明02号厂房外脚手架于2011年3月5日全部拆除。2011年4月23日,卓顺公司向李剑军出具工程签证单,证明01栋厂房外墙脚手架于2011年4月23日拆除。经核算,卓顺公司承包的脚手架工程共计面积9767.93平方米,合同价32元/平方米,室内工期3个月,室外工期5个月,超期按总建筑面积0.2元/平方米结算,01#厂房室内超期88天,室外超期142天,02#厂房室内超期12天,室外超期93天,工程共计642700.29元。现广通南京第一分公司已经支付原告267000元,尚欠原告375700元。2012年11月30日,原告卓顺公司向被告广通公司出具催款函一份。
另查明,被告广通公司曾于2011年11月18日向南京市江宁区工商行政管理局举报,广通南京第一分公司系被告郭大才采用提交虚假材料的手段骗取了分公司的设立登记。南京市江宁区工商行政管理局于2012年1月20日作出撤销登记决定书,载明江苏广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南京分公司成立于2008年6月5日,2008年6月27日名称变更为江苏广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南京第一分公司,广通公司南京第一分公司设立时由负责人郭大才经办,向南京市江宁区工商行政管理局提交的授权委托书、分公司设立登记申请书、广通公司章程等设立登记申请材料,在上述材料上加盖的广通公司公章与广通公司真实公章不一致,法定代表人田维衡的签字也非田维衡本人所签,广通公司南京第一分公司负责人郭大才对上述事实均予认可,无异议。南京市江宁区工商行政管理局认为南京第一分公司通过提供虚假材料的手段,领取分公司营业执照,该行为构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九十九条所指的提交虚假材料取得公司登记的行为,同时,因滨海县公安局已对陆正阳伙同郭大才伪造广通建设公司公章及田维衡签字一案立案调查,南京市江宁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决定撤销南京第一分公司2008年6月5日的设立登记。2011年11月16日,被告郭大才在江宁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出具一份书面陈述,载明其是广通南京第一分公司负责人,2008年6月为承建公司,找到广通公司股东陆正阳,他帮助设立广通南京分公司,后改名为广通南京第一分公司。本人在经营南京第一分公司期间所发生的债权债务均由其全权负责承担处置。
以上事实,有《合同》、《脚手架合同》、施工组织设计、施工方案审批表、收据、脚手架承包工程结算清单、陈述、南京市江宁区工商行政管理局撤销登记决定书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裁判要旨
本院认为,当事人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本案中,原告卓顺公司与广通南京第一分公司签订的《脚手架施工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是合法有效的,应受法律保护。原告卓顺公司履行了工程义务,有权获得工程款,广通南京第一分公司未支付相应的货款,系违约行为,应承担违约责任,根据双方签订的《脚手架施工合同》,广通南京第一分公司应支付剩余工程款375700元及违约金75140元(376700元×20%)。原告卓顺公司主张被告广通公司支付原告工程欠款375700元及违约金75140元的的诉讼请求,因广通南京第一分公司并非被告广通公司设立,依法已被撤销,自设立无效,故原告卓顺公司要求被告广通公司支付工程欠款375700元、违约金75140元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因广通南京第一分公司系被告郭大才等人非法设立,李剑军为工程实际施工人,现广通南京第一分公司已被撤销,故原告卓顺公司要求被告李剑军、郭大才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原告主张被告泰通公司在欠付被告广通公司工程款范围内对被告广通公司所欠原告工程款承担连带责任的主张,因泰通公司抗辩涉案工程款已经结清,原告对此未提供相反证据证明,故对于原告的该项主张,本院不予支持。被告李剑军、郭大才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视为其放弃抗辩和质证的权利,由此产生的不利后果由其自行承担。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判决结果
一、被告李剑军、郭大才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南京卓顺贸易有限公司工程欠款375700元及违约金75140元;
二、驳回原告南京卓顺贸易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8063元,公告费560元,合计8623元,由被告李剑军、郭大才共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根据国务院《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有关规定,向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8063元。(户名: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行:农行南京市鼓楼支行,账号:10×××76。)
文书尾部
审 判 长 胡  正  义
人民陪审员 贾  安  居
人民陪审员 蒋  根  霞
二〇一五年十一月十八日
法官 助理 ????汪一江
见习书记员 夏  国  燕

小程序

APP

微信

反馈

在线咨询

置顶

高效人脉拓展、深度行业分析、多维关联关系、企业风险排查

启信宝APP